那棵投胎于玉石的桑树

也许,仙鹏下凡的消息不胫而走
蟾宫内沸沸扬扬
那个清月高挂的夏夜
桂花树和蟾蜍
投下身影扎进了大鹏的心脏

也许,那片绝世的世外桃源
感动了桂花树和蟾蜍化影而来
痴念一生
厮守那风水宝地

从此,嫦娥高扬的琵琶和飘飞的长袖
漾起婀娜蹁跹的弦舞
曼妙悠扬的胡琴

从此,桂花树化着桑树葳蕤绽放
千年不败
蟾蜍匍匐相守万年
甘愿化石厮守一生一世
共生共灭

终于那座绝世奇观
神奇的传说
让辛文彬留下刚健奔放的一笔
从此
蟾影下
吴嘉谟 刘赞廷携诗而来
挥毫泼墨
留下千古绝唱


面对你苍翠的生命

伸出手
你在我的手心
仰望你
你在我的眼里
枕着你
你在我的梦里

弹起你
你在我妙音泛起的琴弦上
那颗翡翠般的天玉
裹紧一世的情怀
让古桑的繁枝长啸苍穹
与天共存

触摸你
你已经包揽千年的风雨
让白狼国的篝火一直延续不断
让扎金顶点燃第一缕苯教的香火
诉尽巴塘兴衰历程

聆听你
我听到了你跳动的脉搏
一路背负的屈辱与尊严的嘶鸣
守护的千年的弦子与拉姆羌
笑对岁月
笑对沧桑
笑傲苍穹

走进你
褶皱的岁月里
依然能感悟
一代志子征战南北的情怀
每一片向扬的绿枝
是你不屈的韧劲和张扬的生命

你是一叠浩瀚无垠的经卷
渲染着巴曲河千年激荡的涟漪
讲述着巴塘的今昔变迁
回眸心酸
又见幸福与安详

面对你苍翠刚毅的生命
我不再彷徨
你的根融入了巴曲每一根神经
矗立成一座历史的碑文
与日同辉
诉尽一段沧桑与辉煌


东隆山

高耸入云
永不言败的立挺如剑的雄姿
先民用最象形的母语
诗人灵动的目光贴上了鲜活的名字

从此
东方最高处的云巅
你用宽仁慈悲的胸怀
执守一种嘱托
梦着星夜灿烂
盼着千年殿宇佛光永驻

无论仰望或俯瞰
成为最美的呵护
守着日出日落的茫茫岁月
与风对峙
与雨周旋
用神话
引来一只鹏栖于脚下
一颗桑籽
蓬勃天宇
让一只蟾蜍背负一段沧桑


喇嘛多吉神山

小城里印记的许多符号
被你和盘托出
才缀上了丰润的童谣

头饰雪白的毡帽
从虎头山顶升腾的青青柏烟
向城市中央弥漫成吉祥的预言
我又看见了
清晨阿妈背水穿过古街的身影

你似一位不苟言笑的尊者
睿智的眸光
俯瞰瑰丽幽静的小镇
让一代代远志的梦青春四射

洞穿你流经的风雨沉浮
你睿智的神光
让嘎登.彭德宁寺万卷经典馥郁飘香
让古老的殿宇祥云普照
让翠绿的古柏香火千年不息
让承载的弦子与藏戏千年传唱

守望你葳蕤的容颜
扣拜你源源不断的恩赐
你把时代的风融入古朴的诗谣
绽放多彩的元素
让天边的云多姿多彩
让这里的人宽容大度

你的神奇伟岸让无数墨客驻足膜拜
千年雪光莹莹   云雾缭绕
赐予了巴山积雪的美誉
成为巴塘八景最靓丽的风景

我愿是你足下一颗千年不败的小草
聆听你禅意呢喃
窥视你抚慰的熏风
以一溪清泉的欢愉
在你葳蕤的胸膛
自由流淌
把你的嘱托深深
深深珍藏心底……


想起古桑抱石

我无法丈量你的时空
也许那一头曾经汪洋一片
人迹罕至
一头绵羊涉足
凄悲的咩声响彻坝口
终于沉淀的光年
一棵灵性的参天大树
被人们膜拜铭记

也许,那只蟾蜍为你而下凡人间
化为白色的玉石
风雨无阻  相守千年

有人说
你不开花的原因
花开花落会让岁月枯竭
过早的衰老
看不见东边的虎
北边的黑猪
西边的大象
南边的孔雀
为你看护晶莹的珊瑚
相守美丽的神话

有人说
你的每一叶
依稀能听见珊瑚流动的脉声
能听见蟾蜍一夜鸣叫
能欣赏
打马而过的墨客挥笔作词
留下千古绝唱

有人说
你的每一枝干透着历史的风声
从白狼部落的迁徙
羌人的介入
吐蕃归一
八十家汉商血脉相融
沉淀出奇异的多元文化
成为边城璀璨的明珠

百年沧桑
你曾经为家园挡风遮雨  浴血抗争
铮铮铁骨  造就一方英才
奔波四海探寻光明与和平
写下了载入史册的功德

有人说
盛世家园
处处生机与活力
弦韵在你的脚下缭绕
幸福的歌舞春雷般甜蜜你的每一天
你以崭新的姿态讴歌新时代安详与和谐

有人说
江南巴塘盛世换新颜
新一代快马加鞭
让你美丽的故事
注入新的传奇


浅秋拂过高原乡村

清流欢畅窜街过巷
叮咚叮咚的弦乐
敲响了村庄的优雅与安详

金黄的田野爬满山坡沟壑
青稞的穗香弥漫乡野
山谷里的清风携带丰收的喜讯
树上的核桃裂开嘴不停的笑
饱满的苹果藏在叶片下羞羞答答

掩映于翠碧的红色藏房
犹如珍珠玛朗洒落于一片绿海
飘香的瓜果露出殷实的笑

我摘下一颗久违的玫瑰香苹果
泛红的脸蛋
光滑细腻
捧在手心
我听见了你悸动的心跳

凸起的山坡上
羊群惬意的晃着脑袋咀嚼丰润的青草
不远处田埂上
年轻的驻村干部挥汗收获丰收的辛劳
鸟儿朴凌啾唧
村民喜笑颜开

浅浅的秋色溢满丰收与笑容
秋风吹过美丽幸福乡村
倾诉新时代累累硕果


八月,松茸季节

这一刻
我的目光像久渴的冲动
等着八月的一场雨
可以毫不顾忌的捡起松茸的份量
换回一年单调的收入

他们会让高原的城市一度萧瑟
也会让高原的夜城通达喧闹
炫亮每一颗星星的惊讶
就像那一叠钞票
让汗浃的手背有一丝温度

那一刻苛求的目光
是献给八月的雨最恰当不过
揣着雨后的恩赐进山
那是他们每天打捞心愿的唯一的奢求


秋思

秋雨初拂
许多叶片耐不住时季的寂寞
偶有转场的牧民
从高处不胜寒的方向
陆续以这样的方式结束游牧

河流还没有到完全封冻的时候
正是收获的季节
青稞荞田已经一片泛金黄
捋一捋这一年卸下的感叹

能回到并不高的海拔
可以像高原一样
收割  转场
放弃  等待
次年又一场熟悉的况味


夜城,穿过光影行走

繁星摇曳
柔光时序流动于这座小城
赐予海市蜃楼的幻影

目光沉湎于蛟龙起伏的流动光晕
街巷玲珑的九眼珠灯诡异轻柔
高大的古槐树挤满了失眠的啁唧
那条庞大的黑影绕着环城河
绕着山头
窥探跳跃的夏夜光波

拉亮一盏灯
高原小城会进入一场高潮
所有的节奏变得舒缓恬静
敞亮所有人的心
能一睹鹏城的悠闲与安详

夏夜  流动的柔光
会上演中山广场炫动的水舞奇观
和优美的弦子


秋日,草甸会渐渐失色

几缕刀刻的印子
泛着涟漪
匍匐在泛黄的肌肤
浅黄的小草与远山的云朵接吻
那些黑色的静物
撒落天与地之间
游走在我遥远的目光

牛粪堆砌的墙
像一副褐色的油画
静卧于草甸一隅
吐着长舌的牧犬
还在暮霭下等着主人回家

秋天的风像个画师
不放过细微的想象
包括此刻亢奋的入群
会忘记一时的冲动
那些走过的日子
就像此起披伏的山丘
会慢慢失去
溢流出秋日的凄凉


春日,看守熟悉的牛羊和帐篷

慵懒的草皮被春日敲醒的时候
遥远的高原
苍穹之下雪花还在盛开

和我父亲一样的男人们
像个咀着春寒的牛群
在时光的隧道
梳理花与草四季轮番的色彩

风咋起
青草像空中的幡旗变化着色调
高耸入云的雪山像个孤寂的牧人
守着日月和星星

扎紧马鞍上的皮囊
我要像先人一样趟河启程
回到姗姗来迟的草原
看守熟悉的牛羊和帐篷
告慰许久落失的灵魂


秋风起,我看见了清凉的收获

秋风起,那是八月清箫初鸣
步履匆匆的热度终于消停一隅
极速的雨收敛了情绪
温润了许多
落在叶片青筋透明
青果开始做一场成熟的甜梦

秋风起,我看见一枚叶发出簌簌的呓语
以最后的禅定
告慰满树守护的幸福
释放虔诚的功德

秋风起,忙碌的疲惫有了希冀的呈现
绿色的追求收获金色的硕果
沉浮的风雨
被第一缕秋雨打上了悲壮与动感

秋风起,窥视萧瑟的花儿轻舞飞扬
捧一弯清凉明净的朝夕
菊花灿荣,果实飘香
穿街而过的秋蝉
把时令转至火热的调色板


高原的夏,守护一场固有的梦

月儿倒挂在藏历七月的湖畔
燃烧了天空的深邃
由绿变黄的梦已经触手可及
暖风开始徘徊于高原的时令

许多的果树开始朝一个方向泛黄成熟
才能洞察高山草地的稳健与静谧
七月有一场热烈的苏醒
谷地青稞的穗??几褐?br />女人们可以很远听见牧鞭赶月的深度

高山的芋头饱满而大块
还蘸着牛粪味
可以清晰的看见挤出的雪水
被一群勤手的女人熬制出男人香喷的酒气

鼻烟呛人的火塘旁
老人们的手把佛珠捻成幅度
压在心口祷告今年的转运
那是很久以来先民的预示种在所有的夏季

雪风是高原的骨骼
女人会用乳头捍卫牛羊的生命
在母?;姑挥凶≈?br />把所有的酥油和青稞收回储藏延续生命

夏季是高原山神赐予的希冀
牛羊和牧犬朝夕相处在月下与旷野私语
被丰腴的草催肥
被男人锋利的藏刀制成香味十足的糕点

夏季的风不再肆虐大地
枯枝和玛尼堆上的彩幡是静止的
女人和男人会继续转塔恪守诺言
有雪的时候,冬天会转场
夏天女人的心会开花结果
像草地上的格?;?br />和背篓里大块的山芋
蘸着夏季的风和静谧
守护一场女人固有的梦
        蒋林,藏族,四川巴塘人,诗歌散见于多家网络平台及文学刊物。